欢迎访问:亚洲情色,狠狠干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空空的车厢

空空的车厢

火车飞快地疾驶着,炎热的空气在敞开的窗外被迅速地驱散,变成了透着凉意的习习夏风,哗哗地吹得人透不过气来。

  封雪挺直了身子* 着竖的笔直的* 背,深深地呼吸着清爽的空气,空气中带着阵阵芳香,那是田野里泥土和绿草的芳香,是大自然对久住在城市里的人们最好的奉献。

  车厢里很空,她的对面一直是空着的,不知何时来了一个女孩,看样子是个农村姑娘,不高的个子却很丰满,那张有些黝黑的脸看上去风尘仆仆的,齐肩的短发还有些凌乱,不过看她那轻松的样子,一定也是个老乘客了,她把那花布包袱往行李架上一放,很利落地坐了下来,那双很灵活的眼睛还不时地瞟了瞟封雪。

  封雪继续感受着窗外的美景和扑面而来的清爽,只是用眼睛的余光静静地打量着她,见她正在看着自己,出于礼貌对她微微笑了笑,便自顾自拿起几上的书看了起来。

  风又吹起了她的秀发,那几辔柔软的刘海,在她清爽干净的额前轻轻地飘舞着,同时又有几缕凉爽的风窜过她的领口,悄悄地拂弄着她的胸部,顿时让她倍感舒服和惬意。

  她捧着书伏在几上,很想在这不算很喧闹的车厢里好好地读一读,却感觉看不进去,好象有双眼睛一直在盯着她,让她感到浑身不自在。

  她终于把眼睛从书的上方看了过去,果然,那里有一双眼睛在盯着她,是一双镶嵌在黝黑的皮肤里的眼睛,很大很清澈似乎又很单纯的目光透着几许羡慕,只是那双眼睛正在蜷缩在角落里的女孩脸上一动不动地闪亮着。

  封雪心中微微一漾,几乎被这样的目光柔化了,她再次报以温柔的微微一笑。

  于是那个目光也笑了,笑得很羞涩,但也很开心,只是那笑颜是绽放在羞红了的脸上的。

  封雪把书轻轻合上,又把书递到她的面前,轻声地问道:“你也想看吗?看吧。”没想到,那女孩的脸更红了,她使劲摇了摇头,把嘴抿得紧紧的,人也往后缩了缩。

  封雪似乎领悟到了什么,便缩回了手,笑了笑把书翻开继续看了起来。

  不知何时,过道里有推车走了过来,是卖食品和饮料的,几声机械的吆喝很是清脆。

  封雪并没在意,依然埋头在她的书里,她舍不得把钱用来买这些,她知道自己钱不多,上学和生活都要* 父母来接济,所以必须节约每一分钱。

  不过还是很口渴,幸好她带着一瓶用矿泉水瓶灌的水,那瓶子就放在几上。

  突然,一只手轻轻碰了碰她的手背,接着一听易拉罐的饮料递到了她的面前,她有些惊愕地抬起头,眼前分明就是那女孩正对她笑着,好象在鼓励她快拿着。

  她一下子感到好难为情,赶紧把饮料推了过去,并连连说道:“不用不用,我不渴,还是你自己喝吧,谢谢!”

  “没关系,我有,你喝吧……”语气有点老成,但却透着不成熟的声音。女孩很真诚地再次把它推了过来,那目光充满了期待。

  面对这样的目光,封雪很难再坚持,便很不好意思地接了过来,但没喝,只是把它放在了一边:“那……那谢谢你了!”

  “姐姐,你喝呀。”女孩看了她好一会,终于很亲切地开口招呼她。这一声喊让封雪感觉很舒服,不由觉得这样的农村姑娘就是那么单纯那么朴实,让你很难拒绝他们的好意。

  她连忙笑了笑:“哦,不,现在不渴,待会儿再喝吧,谢谢哦。”

  “姐姐,你是电影演员吧?”她突然问道。

  “什么?我?不是。”封雪很惊讶地看着她,觉得她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,不过心里却甜滋滋的,那双笑着时会眯成一条缝的媚眼里此刻盈满了甜美的笑意。

  “那你怎么会这么漂亮的呢?你真的很像电影明星哦。”女孩一脸的天真,并流露着淡淡的失望。

  当然,封雪知道自己长得很漂亮,虽然眼睛不是很大,但却很迷人,她的同学和亲戚都曾经这么赞过她:看着你的眼睛会被你把魂都勾了去。她很清楚,自己只要轻轻地眯眼一笑,便会有万种风情展露在那张清秀的脸上,这样迷人的笑却是与生俱来的,也是她最感自豪的。

  至于身材么,她当然也很自信,一米七不到一点的身高,丰满而又窈窕,只因自己内向的性格,却总是不敢过分张扬那早已成熟的胸脯,常常只能在夜晚一个人静静地孤芳自赏。

  “那你是大学生吧?”女孩又问道。

  “是啊,现在放暑假了想回家,我是提前走的。”封雪微笑着回答道。

  “我爹就说过,大学生都是很漂亮的……我爹还说我黑,也上不了学,只能在家帮他做买卖……”她的神色有些黯然起来。

  封雪暗暗好笑起来,也不由升起了同情心,只在这一刻,她便有心想和她交个朋友说说话,于是便开口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我姓花,叫月儿,我爹从小就一直这样叫我。”她有些兴奋起来。

  “好美的名字,我叫封雪,你就叫我小雪好了。”于是她和她开始畅谈起来,起初女孩只是一个听客,随着越来越自然的谈话,到了最后,角色竟然有了转换,花月儿打开了话匣子。

  月儿没上过学,却一直跟着她叔叔走南闯北地做生意,后来学会了,便开始慢慢地自己做了起来。看她眉飞色舞的样子,封雪心里在猜想着她一定做得很不错。

  月儿的经历的确很丰富,听她述说着过去,简直让封雪大饱耳福,不禁怔怔地看着她发起呆来。

  “小雪姐姐,你们上学要很多钱吧?”她突然问道。

  “嗯,是啊,每年为这笔钱也很烦恼。”她不自然地流露出了一些无奈。

  “那……那……”月儿有些紧张地看着封雪,似乎有话想说。

  “怎么啦?没关系,你说吧。”小雪笑着鼓励她。

  “雪姐姐,我……我想问问你,你想赚钱不?”她的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光芒,封雪愣了愣有点不知其意。

  “我?我不行,我还在读书呢,我是研究生,没这个时间那。”

  “嗨,不用很长时间,很快的。”月儿急忙道。

  笑雪诧异地看着她:“真的吗?我可没那个本事。”

  “那……那我带你不就行了吗?”月儿脸色有些泛红,开始紧张起来。

  “你?你带我?……做什么呢?我又没有资本,也不会,而且我现在还要回老家。”封雪感到很滑稽。

  “真的,雪姐姐,你知道不……”她用手对封雪招了招,让她* 近一些。然后对她耳语道:“我告诉你吧,我是做银元生意的,这生意好做得很,又不要大本钱,只要收货再出货就行了。”

  封雪一下没听明白,瞪着眼睛看着她。

  “我叔叔才做了一年就买了拖拉机了,在我们村里他可算是富人了,我这次坐火车,就是去收银元的……你要是想去我带上你一起去。”

  “我…我没本钱……也没有时间。”小雪看着一脸真诚的月儿有些心动了。

  “我知道姐姐是个好人,我不要你的本钱,你只要帮我一起去就行了,我不识字,怕那里的人欺负我,要是有你在我就不怕了……哦,前面那个小站下了车,再坐几里路的汽车就到了……那里很穷,很多人家都有银元,到时候我只要用七八元的价钱就可以收上来,再出手时可以卖到三、四十元,姐姐你要是帮了我,赚了钱咱们平分,好不?”

  这下小雪总算明白了,没想到做生意有如此的巧妙,不禁佩服起她来,心里竟然也有了感动:这个小姑娘虽然没有文化,可是却能转弯抹角地帮助人,真的还是农村人最最朴实啊。面对这样的女孩,她还能再说什么呢,心里又估算了一下回家的时间,觉得还不至于耽搁了,于是默默地点了点头,并报以最真诚的微笑。

  月儿这下可高兴了,眼睛看着封雪时哪里再藏得住心中的愉快,最后的一点点担心此刻在她眼中完全消失了。她一把拿起送给小雪的那听饮料,啪的一下就给她打开了:“喝吧,雪姐姐,很好喝的。”

  小雪此时也不再有不好意思的感觉,便大方地接了过来。

  月儿又开心地“嘿嘿”笑了起来。

  小雪随着月儿下了火车,这里果然是个很不起眼的小站,附近山山峦峦的满目青翠。

  出了小站,便有一辆很破旧的小公共汽车停在那里,车上没几个人,小雪掏了掏口袋还没把钱掏出来,月儿就已经把票买了。

  小雪涨红着脸:“我……我等一会把钱给你。”

  “唉呀,不用,雪姐姐,从现在开始都我来给,我比你有钱,真的。”月儿把头一甩,很天真地说道。

  “这……这不好吧……”小雪和她一起坐下后,还是有点不好意思。

  坐汽车可比坐火车受累了,这一路的颠簸真让封雪吃尽了苦头,两瓣娇嫩的屁股几乎被颠碎了,五脏六腑也差点被颠得搅在一起,而那肮脏的车窗玻璃又根本看不见外面,真有点活受罪的样子。

  月儿看着她难受的样子,内心好笑的却不敢看她,好不容易下了车,两人的身上都已经是灰头土脸了。

  小雪一边掸着身上的灰尘,一边看着周围,发现原来已经身处偏僻的荒野,心里不觉有些慌乱起来,她神色紧张地看了看月儿,说话有些颤抖:“月儿,这……这是……什么地方?”

  “别问了,快跟我走吧。”她说话的口气好象没有商量余地,拉起小雪的手便往小道上走。

  小雪心里再害怕也不愿一个人待在这里,自然赶紧跟着她。

  不过半个小时的路程,她俩便到了一个山脚下的小村庄,村庄很安静,大概是中午吧,农村的人没事都要睡个午觉,走进村子竟然没有见到一个人。

  月儿轻轻地敲响了一户人家的院门,那扇破败的院门就搁在用乱石堆砌起来的围墙间,烈日下,院里的那棵大树把阴影投在了院门前。

  小雪站在阴影下,两手拉着衬衣的下摆轻轻往外扇着风,刚才的一路行走让她浑身出了不少的汗,眼看着还没有人来开门,她便转过身把手伸进衬衣里,撩起那只紧紧箍着那对丰满乳房的胸罩,让那一丝山风从底下悄悄窜进去,顿时一阵酣畅的凉意在胸口徘徊,让她倍感舒心爽快。

  这时院里有了脚步声,来开门的是一个中年男子。

  “三叔,怎么这么慢哪?”月儿对前来开门的男子责怪道。

  “嘿,小月儿,是你呀,我还以为是那王瘸子呢。”男子一脸的惊喜,似乎看到了大救星。

  看样子他和月儿是认识的,像是很早就约好了似的的样子,当小雪从他面前走过时,明显感到他的眼里射过一丝不怀好意的笑意,那份从上到下把她打量的目光,充满了猥亵和好色,不由得心中多了一份紧张,好在进了屋子以后,看见他和小月说话的那份自然样,渐渐的也就感觉不是那么可怕了。

  月儿把小雪带进了里屋,自己和那男子到了外屋,不知说些什么,唧唧咕咕说了好一会,听声音好像在谈价钱,还稍稍有了些争论。小雪则呆呆地坐在那里感到有些别扭和无聊,便站在窗前看着窗外不远处的那片静静的山林。

  不一会,那男子又在门口探头往里探了探,看着小雪时微笑了一下就又缩了回去。

  过了好一会月儿走了进来,脸上没有了原先的天真,一付很平静的样子,只是手里却拿了一卷绳索,是小指般粗的麻绳,长长的看起来很柔软的那种。

  她走到小雪面前,对小雪上下看了一会,然后很严肃地对她说道:“喂,你把身子转过去,再把手放到背后。”

  小雪一脸茫然,很迷糊地看着她,不知她为何直呼她“喂”,而不再叫她“雪姐姐”,于是奇怪地问道:“你……你这是干什么?你拿着绳子干什么?”

  “别罗嗦了,你还看不出来啊?我不干什么,就是把想你捆起来啊,明白了吧,快点!”月儿的眼里此刻忽然闪烁出得意的光芒,就象猎手获得了猎物一样,满是兴奋。

  “你……你要干什么?”这时小雪似乎感到了威胁,那种恐慌就在心中激烈的波动起来,脸色开始泛白,身子不由得微微颤抖了起来,并不由自主地慢慢转过身,只是脸却依然往后扭着,紧张地看着月儿。

  “干什么?告诉你吧,我刚才已经收了钱,也就是说把你给卖了,哦,就是卖给外面的男人,你要乖乖地在这里呆着,要不然他会宰了你,来,把手放在背后,快点……”月儿说话开始显得老练起来,而且越来越凶狠,完全没有了火车上的那种朴实样,小雪到这时才明白自己被她骗了,她别过头想要哀求她:“你……你在火车上……是、是骗我的?”

  月儿笑了,笑得很开心:“就是啊,你现在知道了吧,可惜晚了。”

  小雪几乎要哭了,脸色煞白:“月……求求你……别这样,我……放了我吧……”

  “别多话……我已经收了钱了,怎么能退货呢?你再烦小心我揍你。”她边说着,边在旁边拿过一根* 在墙边的细细的竹竿,对着小雪的屁股狠狠地抽了一下。

  小雪疼得“啊”地大叫了一声,眼泪竟然不由自主地掉了下来。

  “怎么样,还敢不听话吗?”月儿板着脸问道,又作势扬了扬手中的竹竿。

  小雪吓得紧紧闭上了眼睛,人往后退缩着,并转过了身子。

  月儿把小雪已经乖乖背在身后的两手腕交* 叠在一起,然后用绳索仔细地捆绑着,绑得很紧很牢固,看来她捆过的女孩肯定不在少数,那份老练显得她很自然很从容。

  此时的小雪似乎已经完全丧失了意识,木然的表情下整个人也好像麻木了,乖乖地把手放在背后任由她轻松地捆绑着,却不敢反抗,其实她现在的心里已经完全崩溃了,突如其来的害怕和恐惧令她那里再有反抗的念头,两行泪水轻轻地顺着脸颊流淌了下来。

  看样子月儿捆人的确是老手,不大一会工夫,竟把小雪的上身牢牢地五花大绑了起来,绑的那样紧凑,那么严密,捆住的手腕也被高高吊在了背后。小雪只是低声地抽泣,并随着月儿收紧绳子时的勒痛而轻轻地哼哼着,紧紧绑在胸前的绳索勒的她好难受,那对乳房被捆得越发耸得更高了,像要从撑得鼓鼓的衬衣下跑出来一样,绣着淡蓝色暗花的乳罩在薄薄的衬衣下更是突显得越发明显了。

  月儿把已经被捆好的小雪身子转过来,又仔细地检查了一下,然后看了看小雪,从墙上取过一条挂着的小毛巾,揉成一团对小雪说道:“把嘴张开。”

  小雪一见她要把毛巾塞进她的嘴里,心里更害怕了,人几乎要往地上瘫去,带着哀求哭道:“不……不要……放了我吧……呜…呜……”

  “谁让你哭来着,我看你再哭……”小月儿狠命地把那条毛巾塞了进去,并使劲地往里顶了顶。

  “咬住了,不许吐出来,要不然,我把你的嘴封起来。”

  从没有受过如此惊吓的小雪,此时完全没了主意,被她这一吓,果然不敢把塞在嘴里的毛巾往外吐,大张着嘴含住了那一大团白毛巾,那毛巾在嘴里撑得满满的,也干干的有些难受,可她只能任由它在嘴里那样堵着,被挤压的呼吸在鼻孔里粗重地发出声音,以至于她的胸部不停地开始起伏。

  “来,到这边坐下。”月儿拽着小雪被捆紧的手臂,将她拉到* 墙的那张*背的小竹椅子上坐下,然后在她身上搜摸起来,却没有找到什么,又把小雪的包仔细的翻找了一遍,几乎所有的东西都被她放入了她自己的包里,包括身份证和钱物,唯有那本书被她往墙角一扔,并有两包卫生巾留了下来,嘴里还自言自语道:“哼,就你们城里人讲究,还用这个盖着那个地方,,麻烦死了,等到被男人一睡还不是脏了,用了也顶个屁用,我才不用呢……”

  小雪坐在那里被她羞得满脸涨得通红,眼见得自己的东西都被她拿走了,更是又气又急,却不敢站起来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,嘴里“呜呜”地发出低低的哀鸣。

  “你别叫了,以后你就在这里当你的媳妇吧,要这些也没有用,给了我倒还可以派派用场。”她头也不抬的说道,似乎那些东西理所当然应该是她的。

  这时,那男子把做好的饭菜端了上来,招呼月儿出去吃饭,月儿应了一声,站在封雪的面前,又把塞着她嘴巴的毛巾往里顶了顶,并弯下腰趴在小雪的背后,仔细地检查了一下她的绑绳,然后对着小雪做了一个怪脸,这才放心地出去了。

  她似乎早已饿得不得了了,饭菜虽然简单,却让她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,却不管小雪是否也饿了。

  小雪恐怖得浑身紧缩,眼睛求救地看着门口,希望月儿此刻能够进来,侥幸希望着或许她能帮帮自己。然而月儿却正在外面自顾自地在吃喝着,根本就看不见她。

  那只手已经摸在了她的脸上,并轻轻地捏住了她的面颊,面颊上娇嫩的肉被他捏在指间,还左右轻晃着,粗糙和肮脏的手几乎让她恶心的呕吐起来。

  看着那张脸她再也忍受不住了,使劲地用舌头把嘴里的毛巾往外顶着,男人好奇地看着她的嘴在动作着,也不阻止她,终于那毛巾从她嘴里掉了出来,她惶恐而紧张地低声喊道:“走开,别……别这样……放了我吧……”

  “啪”一个清脆的耳光打在了她的脸上,白皙的脸立刻几道红红的指印显现了出来。小雪满脸惊恐,声音嘎然而止,只有强行抑制住的抽噎。

  男人在她膝上拿起那条毛巾提在手里看了看,然后往旁边桌上一放,便从那张破柜子的抽屉里,找出一大块灰土布,揉成一团仍然往她嘴里塞去,那布团刚好严严地把她的嘴塞满,直堵的小雪满脸憋得通红,胸部急剧地起伏着。

  “好了,三叔,我来吧,你也去吃饭吧,我都帮你把酒倒好了。”月儿大概刚刚吃好,她抹着嘴走了进来对男人说道。

  男人看了看小雪,伸手隔着那衬衣,使劲摸了一把她的胸脯,嘻笑着便去吃饭了。

  月儿也在抽屉里翻了翻,取出一条宽宽的白布带,在小雪的嘴上严严密密地缠裹起来,直把她的嘴包裹的又紧又密,这下小雪再要想吐出嘴里的塞口布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了。

  看样子他们是不想让她吃饭了,因为过了好久以后,男人把剩下的酒菜都端走了,他有些醉醺醺地对月儿说道:“小月儿,回去告诉你爹,就说他欠我的都还了,我呢,还得谢谢你啊……”

  “唉,好的,那我要走了,还得赶车子呢。”月儿收拾着东西向男人告别。

  “哦,我忘了,过几天你再给弄一个吧,上次那个王瘸子知道我要买一个,他眼馋得很,也想要一个,嘿嘿,这个家伙* 政府给的补贴也想开开荤……”男人一脸的不屑。

  “我试试吧,看顺不顺利,赶巧了就帮他弄一个,不过价钱还是老样子,只高不低,三叔你可明白了?”月儿歪着脑袋说道。

  “这我知道,你放心,我不会让你吃亏。”

  “你知道现在风声紧得很,你的这个货是我赶巧了,也是她太嫩了点,要不然我还得费一些脑子,那有这么顺顺乎当当就跟着我来的,你可要注意别让她跑了,出去的时候可要捆紧了,要不然你我都要……”

  “好了好了,别说了,这些我比你懂,你小丫头不要命我还要呢,赶紧走吧,别忘了。”

  刚要跨出房门的时候,她附在他的耳边说了一句话,小雪只见到他的脸色变了一变,好象有些担心的样子,却不知是为了什么。

  眼见得他们到了外屋,这时的小雪突然想起不能这样就让月儿走了,或许她能让她回心转意不再卖她,于是她拼命地站起身,只两步就跨到了月儿的面前,对着她“呜呜”叫着,眼里的泪水“吧嗒吧嗒”直流。

  此时的月儿竟然露出了笑容:“别傻了,我不会带你走的,你就在这里好好享福吧,嘻嘻。”说完,便一蹦一跳地走了,绝望中的小雪这时才发现,这个月儿好像还是一个小孩子,可是这样的孩子竟然有如此的心机,而自己却对她没有半丝的提防,如今被她捆绑着卖在了这里,看样子哪里还能够逃脱,心里着实后悔啊。

  关上大门,男人回身看着站在那里被紧捆住的小雪,此时的他满脸通红,眼里渐渐有了淫光,手不自觉地攥紧了拳头,好象来了兴致。

  趁着酒足饭饱也有了点醉意,他急不可耐地把她搂着要推进里屋,但她使劲用脚后跟顶着地,嘴里拼命“呜呜”叫着,不愿随他一起到屋里,可她哪里是他的对手,几番挣扎只几下就被他搂推着进去了。

  他本想将她按在床沿上坐下,但小雪知道此时是危急关头,一种本能让她有了反抗的意识,便努力僵直着身子不肯坐下。

  他有点急了,狠命地搂紧了她把她按倒在床上,动手便解她的衬衣扣。

  小雪哪里见过这等事,恐惧和惊吓让她拼命地挣扎,可是被紧紧捆绑着的上身扭来扭去也逃不出他的手掌,于是她只能用带着泪水的眼神乞求地看着他,不停地摇摆着脑袋“呜呜”哀求着,希望他能放过她。

  被解开扣子的衬衣被往两边扒开,但仍被压在绳索底下,那高高耸立的乳房竟是那样的雪白晶莹,小小的柔软的乳罩兜着富有弹性的胸部,在绑缚的绳花下显得如此的生动诱人。

  他突然一把把她紧紧地抱住,那只手死命地在胸罩上揉捏着她的乳房,把脸在她包嘴的白布上蹭来蹭去,那条带着口臭的舌头还不时地舔弄着小雪的鼻子和

               眼睛……

  然后胸罩被他扒下,那对晶莹的玉乳便粉粉地弹跳了出来,只因那依然紧箍着胸部的乳罩正衬在乳房的下部,以至于本就丰满的酥胸,此时显得更加高耸挺立,颤巍巍的乳房上两颗嫩嫩的小樱桃,如初绽的蓓蕾鲜艳而诱人,触摸着热吻着,更让他热血沸腾难以抑制。

  他的手又在她下身摸索着,不一会,她感到下身有了凉意,知道裤子已被他扒下,接着大腿被他用膝盖强行分开,然后一个滚烫的坚硬的东西在使劲的往她小穴里顶着,她想夹紧双腿,因为那私穴处有了疼痛,像撕裂般的疼痛,但被他狠狠地在屁股上拧了一把,同时一个耳光又狠狠地抽在了她的脸上,疼的她立刻就放弃了挣扎,突然,她感到* 里被那滚烫的东西完全占据了,一阵痛楚让她顿时想要哀叫,无奈声音被嘴里塞满的布团堵住了,只有泪水滚滚而出。

  男人很是兴奋,近乎到了疯狂的地步,闭着眼睛一个劲地运动着,嘴里还喃喃自语:“唔……好……再来……”

  小雪忍受着,坚持着,那种感觉很奇怪也很刺激,终于她也有了兴奋和快感,而那种快感却是从前没有过的,她只知道虽然自己已经二十多岁了,可是人身的经历却是很少,至少她从没有尝试过享受性的快乐,更多的只是躺在床上的幻想,和面对她心仪的男生所有过的那份懵懂,她从没有尝过,因为她是个害羞和本分的女孩。

  现在,现在竟然有了这种体会,却是在被迫的状态下接受的。

  一阵强烈的震颤在她身体里爆发,让她颤抖……

  当那种疯狂终于停下来的时候,结实的身板犹如一座山一样重重地压在了她的身上,如牛般的喘息就在她耳边响起,小雪不敢挣扎,只是呼吸太困难了,自己都能听到鼻孔里粗重的呼吸声。

  好久,人稍稍离开了她的身子,可是一只手又摸上了她的乳房,带着倦意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:“你太好看了,我真是把你买着了,嘿嘿,我乔三运真来运气了……唉,你叫什么名字?”说话时脸上的胡子使劲地蹭磨着她的脸

  “唔……唔……”小雪缩着脖子,把脸侧了过去努力躲避着,紧紧地闭上了眼睛不愿再看他。

  “别怕啊,我又不会吃了你,你现在是我老婆了,我对你好还来不及呢。”

  他坐起身把小雪也扶了起来,让她半躺在他怀里,一只手搂着她,一只手还在不停地揉摸她的乳房。

  小雪夹紧双腿抑制着被挑逗起来,尚未完全发泄的欲望,别过脸泪水更是扑漱漱地往下流,抽噎时胸部不停起伏着。

  “行了,你他* 的别再哭了,我还没打你呢,你要再哭,小心我打得你动不了,听到没有。”他突然发了火,手里狠狠地抓住她的乳房使劲地捏着,小雪痛的身子抽搐了一下,恐惧的立刻止住了哭泣。

  “听着,在我这里可别想打逃跑的注意,你要是敢乱动,我把你打死了都没人管,你信不信,嗯?”他下了地,站在她面前,杀气在他脸上呈现,铁青着脸看着小雪。

  小雪何曾见过如此凶恶的人,身子早已筛糠般地抖了起来,大腿则不自觉的夹紧拱着,本能地想要遮掩赤裸的下体。那双眼睛充满了惊恐和慌乱,怯怯的目光闪动在盈满的泪水中。

  乔三运把她拉起来跪着,在床边的破柜子里翻来翻去,从里边找出了一张破床单,他把它撕成了好多条长布条,拿了一条在手里,先盯着小雪的下身看了一会,像在考虑怎么办。

  小雪紧张而又害怕地看着他,只因那赤裸的下身正毫无顾忌地面对着他的目光,那上面还留有他的污秽物,那份羞耻令她心儿狂跳不已,却是无法躲避。

  “坐下。”他的手伸进她下身的三角区,声音有点怪异。

  小雪弯下腰想躲避他,但他另一只手已经在背后掐住了她的脖颈,两手一起动作,便把她按坐在了床上。

  不容她想什么,他便把她的两只脚踝并拢在了一起,那条撕下的长布条就紧紧地缠绕了上去,绑得牢牢的。接着又将绑好的小腿弯曲起来,再取过布条把大腿和小腿都缠绑在一起,小雪无助地看着他,缓缓地朝他摇着头,被堵住的嘴里求饶地“呜…呜…”叫着。

  他又把她扶了起来,让她继续跪着,低下头轻轻地用嘴含住了她的乳头,舔弄着吸吮着,直把小雪羞臊得无地自容,却又回避不了,身躯在微微颤抖着,刚才那份半途而废的感觉又再次出现了。

  她微微闭上眼睛,那点低低的呻吟从堵嘴的布团下悄悄地滲出,也撩动了自己的欲望。

  “好了,我还要出去,你先乖乖地在家里呆着。”男人停住了动作,并帮她把胸罩重新戴好。

  接着,他取过一条布条勒在她的阴部,收紧后使之陷入那窄窄的莲花之中,再在腰间系好,又找出一些棉花分成两块,分别盖在她的两只眼睛上,然后仍用布条紧紧地扎住,把她的眼睛蒙得严严密密。

  小雪眼前一片漆黑,下体那紧紧勒住的布带压迫着她的阴部,一种似有似无的感觉在刺激着她,让她想迅速地挑动起那份不能自拔的兴奋,可是四肢已经不能有丝毫的动作,这样的结果让她很难受。

  她终于明白了眼前的这个男人很坏,他捆绑着她,却让她倍受这样的折磨而不让她得到发泄。


  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SM狂 下一篇:邪欲攻心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