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:亚洲情色,狠狠干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【靓姐】(09)

 字数:5352
                  (9)
 
  脸上一松,跟着粉红的裙角划过我的脸,靓姐站了起来,我这角度能看到靓 姐高挑的背影,和她一头披肩的乌黑长发,靓姐拍拍臀部,转头对我说:「好了, 出来吧」
 
  「汪」
 
  「哦,对了,你的手锁上了」,靓姐试着挪开凳子,发现太重,要解锁还得 钻下床去,不由的埋怨道:「太麻烦了,真不想让你出来,有这个椅子,我特想 试试对你大处罚一下。今天有没有犯什么错误?」
 
  「呜~ 汪」我刚想说「没有」突然醒悟过来,只是叫了一声,看看靓姐,她 正狡猾的笑着「我想想,恩……好象真没犯什么错误诶,好吧,今天就放你出来, 对了,你记住,最近这段时间千万不能犯错误哦,尤其是大的,否则我绝对不会 原谅你的」靓姐一面说,一面钻到床下,把我给放了出来
 
  我已经很久没有接受到靓姐的大处罚了,记得第一次大处罚,是大二下学期 结束时我因为作弊被直接取消考试资格,所有已考成绩归零,而我修的学分本就 不够,这就意味着——我将被退学了这时候靓姐已经调进酒店人事部了,当靓姐 知道我被退学的消息,结实的骂了我一顿,我还满不在乎的笑笑:「没事,不就 是个破学位吗,反正现在研究生毕业也找不到工作」
 
  「你给我再说一遍」,靓姐寒下了脸「好了,不说了,我闭嘴」我举手投降 「家里知道这事吗?」
 
  「还不知道,要知道了,我老子不活活打死我才怪」
 
  「你这个人就该被你爸好好收拾一下」靓姐说完,拉开抽屉拿出存折:「我 这里还有点钱,你这几天先在这里反思一下,学习一下公共课程,顺便帮我住一 下家务,算是给姐打工体验生活,下次成人考试,我帮你报个名,我看你就读酒 店管理也不错,我也可以帮你」
 
  「不要」
 
  「听话,乖乖」
 
  「就不要,我就是不想读书了」
 
  「你到底听不听话?」靓姐火了「嘿嘿,就不听,你不是说要养我吗?我现 在啊,什么都不干,就等你养我」我依然嬉皮笑脸的说到靓姐死死的盯着我,我 也毫不在意的盯着她看:「靓姐,越看你越美啊」
 
  靓姐没有说话,收回目光,转身拉开抽屉,找出塑料手铐,走过来把我的手 反拷在后面,这是我和她常玩的一种游戏,所以我也不在乎,任由她拷好我,跟 着,她把我牵到卫生间里,吩咐我道:「躺下」
 
  「靓姐,又要赏我圣水喝了啊?」这段时间,我和她都看了不少网络上的电 影,还为了刺激,模仿电影里的情节搞了些不伦不类的sm游戏。
 
  「闭嘴」靓姐脱下内裤塞进我的嘴里,然后把我的双脚也拷好,再走出门, 回来的时候把我的皮项圈拿来,套在我的脖子上,另一端饶过水管,再缠上我脚 上的脚拷,狠狠的打了一个死结,拿出剪刀,剪掉我在房间里穿着的平头裤和背 心,再用封口胶封住我的嘴,想了想,把我翻过去,用封口胶使劲的缠了几圈, 然后关上灯,对我说到:「你就等我来养你吧」
 
  我在厕所里呆着,不知等了多久,只知道我的肚子又慢慢的饿了,嘴也变的 很渴,我想叫靓姐,嘴巴被内裤给堵住了,只能在鼻子里发出「悟,悟」的声音, 我开始期盼靓姐把我放出去,但靓姐一直在房间里面上网,根本不理我;好容易 听见脚步声走进,我忙「悟,悟」的大叫,但突然房间变黑,跟着「哐」的一声, 靓姐居然出去了「完了,这次看样子是要动真的了」我在黑暗中想到被饿醒时, 感觉天已经亮了,我回想了一下为什么会在厕所里后,再动动手,依然被拷着, 靓姐呢,渴得嗓子发烟,嘴唇也干的发疼,因为内裤已经把我的口水给吸干了, 不管了,不玩这游戏了,我得起来找吃的,于是我翻过身,蠕动到便池前,这里 有一块碎开了的瓷砖,我轻轻在上面勾了勾,勾出个头来,然后头埋在地上死劲 一擦,擦掉了封口胶,跟着吐出了内裤,内裤很容易吐出来,但若是连裤袜的话, 就没这么简单了,当物体把舌头给压死,你不用手是没办法拿出来的,做到这一 步,不由得想起网上那帮吃灯泡的傻瓜来深呼吸,一咬牙,心里默念道:「开」 
  结果在我预料之外,手铐没被挣断,这种塑料手铐我挣开过很多次了,每当 sm游戏结束,我就大吼一声:「开」,挣开手铐,像靓姐展示我的力气和对她 的信任,但这次,我忽略了封口胶的威力,娘的,怪不得电视里杀人绑架什么的, 都用封口胶啊,实在方便又实惠,怎么不去竞争10大杀人武器榜呢。
 
  手没解放,就没办法解决脖子上的项圈,我叫了两身:「靓姐,靓姐」,没 人理我,看样子应该是上班去了,我便不敢再喊,万一招来人进来看到我这个样 子,我下辈子不活了渴啊,我挣扎着,因为绳子是反绑的,我没办法弯腰,尽量 把头上抬,我想去够那个冲水阀,当按下后,或许来的急在便池里喝上两口,这 个便池现在基本上是我在用,因为通过一年的训练,我已经能很好的在大部分情 况下喝完靓姐的尿了,这玩意真的像啤酒一样,会上瘾的;回想起便池里自己的 尿碱,不由得有点恶心,但顾不了那么多了,我头一使劲,把冲水阀按了下去, 没水声,「靓姐把总闸关了?」
 
  又躺下来,我开始紧张,现在我的生命,交到了一个弱女子手上,但……这 不正是我想要的吗?
 
  天慢慢变黑,门开了,终于听见脚步声走了进来,接着是关门声,鞋子落地 声,「靓姐,靓姐」我兴奋的叫到「哟,不错吗,居然能挣开」,靓姐在门外吃 惊的说到,跟着退开门走进来看了看:「还好,还好」
 
  「靓姐我渴,我饿」
 
  「就知道吃,你是猪啊?」
 
  「嘿嘿」
 
  「先喝点吧,我憋了一整天了」
 
  我连忙躺在地上,张大了嘴巴,靓姐走过来,两脚分放在我的耳边,然后拖 下裤子蹲了下来,把阴部严严的盖在我嘴上,然后打开尿道,把尿液喷射进我的 嘴里,再没有什么东西能比久旱后的甘露更好的了,当靓姐湿润的阴户盖在我嘴 上时,我几乎是颤抖着的吮吸里面的东西,当尿液射上我舌头时,我有一种得到 拯救的感觉。
 
  很快,靓姐尿完,她继续蹲在我脸上享受了一下我的口舌按摩后站了起来。 
  「靓姐,我还饿」
 
  「晚上再说,你不是要我养你吗,那自然有我养你的办法」
 
  「可是……」
 
  「闭嘴,没我的命令不许说话」
 
  ……
 
  饿着肚子很难睡觉,最多只是有点发昏而已,我已经饿了30来个小时,全 身无力,或许再饿一会,我就会真睡过去了,但那时只怕醒不过来。
 
  终于等到靓姐进来了,靓姐脱光衣服走进卫生间,看样子是准备洗澡睡觉, 我忙喊到:「靓姐,我饿」
 
  「不着急,先喝水」靓姐说完叉开腿,用两根手指分开阴户,将尿液喷洒下 来,当我刚把嘴伸到尿柱下,靓姐前后摆动着尿柱,一边说到:「你不听话,你 不听话,我养你,我养你」
 
  尿完后,靓姐拿起喷头,把我脸上的尿冲干净,用毛巾擦干我的脸说到: 「该给你吃的了」
 
  「吃什么?」我兴奋的睁眼问到「等着」靓姐摔下一句话后走了出去,然后 拿着一桶冰走了进来,在我面前蹲下,说到:「张嘴」
 
  我张开嘴,一大块冰疙瘩就放进我的嘴里,好冰啊,我用舌头拨动着冰块在 嘴巴里打转,实在不行了,想把它顶出去,靓姐顽皮的一手按住我的头,一手捏 着我的嘴巴,这下没办法了,我用牙齿把冰咬碎,吞了下去「再张开」靓姐见我 吞掉冰块,又拿了一陀放在我嘴上「不」
 
  「不也行,那就放在嘴上好了」靓姐开始骑在我的胸膛上,将冰块放在我的 嘴唇上,不几秒,我的嘴唇穿来的冰的刺痛,我拼命的想摇头,但靓姐用手固定 着我的头,一边把冰块死死的按在我的嘴上,没办法,我只得张嘴把冰快吃了进 去,十几秒后,我坚持不住了,又咬碎冰快吞了进去,我知道这一定会让我的肠 胃出毛病的,但总比口腔被冻痛好吧「再张开」靓姐又拿了一块冰放在我嘴里连 吃了8,9块冰了,我全身发冷,胃也冰凉一片,我问到:「还要吃几块啊,我 受不了了,」
 
  「又不是让你吃,只是让你含着」
 
  「但含着冷啊」
 
  「这个随便你,反正你要不含着,我就一直喂你吃」
 
  没办法,我只得照办,当冰快在我的嘴里融化后,我感觉整个口腔麻麻的, 用舌头碰了碰,已经失去了感觉。
 
  「好了,现在让我来喂养你,我的乖乖」靓姐说完,反身坐在我的嘴上,把 菊花对着我的嘴巴,吩咐到:「舔一下」
 
  我伸舌头顶进了靓姐紧凑的菊花,听见头上靓姐深深的叹息,用冰凉的舌头 顶进肛门,的确是种很舒服的享受,虽然我没实验过,但在这以后,靓姐常常让 我这样做,从她满足的神态中我看的出来。
 
  突然,舌头感觉到靓姐的菊花外翻,我醒悟到,原来靓姐是要这样喂养我啊 我从来没有尝过靓姐的粪便(网络上有一说叫黄金,那就黄金吧,反正我也怕用 刚刚那个词语),虽然为靓姐舔过不少次菊花,但每次都是洗澡过后。有次在看 电影的时候和靓姐说到这个话题,我告诉她我对这东西有抵触情绪,她也笑着说: 「的确有点恶心」,开玩笑,这东西谁不抵触,谁不恶心呢。但这次,靓姐居然 要用黄金喂养我我把舌头伸直,死死的顶住菊花,靓姐笑了一身,用脚踩住我的 头发,手固定着我的嘴后,把臀部抬起,我就眼看着那黄黄的「黄金」,带着一 股恶臭慢慢的从菊花里翻出,长到我的嘴里「黄金」进入到嘴里时,却没有想象 中的难吃,反而,一股温暖的感觉让我的口腔变的不那么难受,这时候靓姐臀部 回坐在我的嘴上,我几乎要被这根该死的「黄金」咽住了,忙一口咬断它,这时 候我发现臭味消失了,不由得骂自己笨蛋,只有鼻子才能闻到味道啊,想通这一 节,我忙重新用嘴含着靓姐的菊花,感受着它的蠕动。口腔里也慢慢充满了「黄 金」,当我把「黄金」小口的吞咽进去后,听见靓姐长出了一口气,好象是表示 满意,也好象是一声叹息末了,靓姐打开热水器冲洗我的嘴巴,然后坐在我的脸 上让我好好的按摩她的菊花,一边清洗自己,当我把翻开的菊花小心的顶了回去 时,我问自己:「刚刚我做了什么?……」
 
  是夜,肚子先是一阵巨痛,开始上吐下泻,然而除了酸水却什么也吐不出, 也拉不出什么来,这几天本来就没吃什么东西,全身无力,现在倒好,是乎很清 醒,感觉力量恢复了,却懒懒的不想动,然后全身发热,迷糊中我想到:「我快 死了」
 
  脸上麻麻的,我醒过来,听见靓姐急促的声音:「乖乖,你怎么了,醒醒, 醒醒」,睁开眼,靓姐美丽的脸由朦胧变的清晰,我看见她的眼睛里含着泪水, 正焦急的问我到:「乖乖,醒了吗?那里不舒服」
 
  我想抬手去擦靓姐眼角的泪水,发现手依然绑着,看见我的动作,靓姐才明 白原来手铐还没给我解开,忙转身去找剪刀:「等等,靓姐」我叫住了她「怎么 了,哪里疼,给姐姐说」
 
  「我有一句话想要告诉你」
 
  「说吧,乖乖,姐姐听着呢」靓姐解开我的项圈,蹲在我面前,把我上半身 抱进她的怀里「靓姐,我想告诉你,我快死了」
 
  「傻孩子,你烧的很厉害,快别说胡话了,我去收拾一下,带你看医生」 
  「靓姐,我想告诉你,我这辈子,最开心的事,就是和你在一起……」
 
  「笨乖乖,姐姐也是」
 
  再次醒来,我已经躺在了靓姐的床上,身上盖着厚厚的被子,头上顶着毛巾, 我转过头,发现靓姐正看着我:「你终于醒了,我看看」,靓姐取下毛巾,把额 头按在我额头上,过了几秒后说到:「还好,退烧了还想睡吗?还想睡就再睡一 会,我在这里看着你」
 
  「不了,睡得头疼」
 
  「还有哪里不舒服?给姐姐说」
 
  「没什么了,就是全身无力,还有,就是身上好湿啊?」
 
  「湿?」靓姐把手伸进被窝里,笑笑说:「发了这么多汗啊,看来是好了, 快去洗个热水澡」说完掀开被子问到:「要姐姐抱你去吗?」
 
  「你可抱不动,我很重的」我翻身下床「呵呵,是吗?那你是怎么上床的呢?」 
  我怔了怔,我140斤左右,真不敢想象昨天靓姐是怎么把我给弄上床的: 「靓姐,谢谢你」
 
  「又说胡话了,快去洗吧,锅里给你热着粥呢,洗完后先把桌上的药吃了, 再把粥喝掉。昨天吓死姐姐了,烧得在那里直说胡话」
 
  「昨天?」
 
  「是啊,现在是凌晨两点,你说是不是昨天呢」
 
  「靓姐」我打开卫生间的门叫到「又有什么事?」靓姐在卧室里换着床单 「昨天我说了哪些胡话?」
 
  「快洗澡吧,胡话谁爱去记啊?」
 
  「我想说,昨天我有一句肯定不是胡话,因为我现在还记得,你忘记了也没 有关系,我会一直提醒你——我这辈子,最开心的事情,就是能和你在一起」 
  ……
 
  卧室里一片沉默,良久,才传来翻动衣柜的声音
 
  我躺在靓姐的怀里,轻轻的含着靓姐的乳头,用舌头在上面画圈「乖乖,你 是不是故意的啊?」
 
  「什么故意的?」我放开乳头说到「考试啊,我知道你的那门功课还不错, 怎么会作弊呢?」
 
  「嘿嘿,那没准,或许我只是想你养我呢」
 
  …………
 
  「过段时间再看看,要真不想读就算了,让我来养你吧」
 
  「靓姐,我可不可以提个要求?」
 
  「什么要求?」
 
  「别像昨天那样养我」
 
  「呵呵,昨天那只是对你的小处罚」
 
  「啊?这样还只是小处罚啊?我不干」,我撒娇的用脸在靓姐胸前擦着「好 好好,那算是大处罚了,以后一般不处罚你,但是你得听话」
 
  「我听话」
 
  「听话啊……这样,你现在到是有精神了,可我今天还要上班,你下去,含 一会我的那个地方,让我好好休息」
 
  「哪个地方?」
 
  「坏乖乖,含含人家的妹妹啊」说完,靓姐把我的头往下推「靓姐」,我在 毛毯里说到:「你前面的妹妹,还是后面的妹妹啊」
 
  「你找打啊,快进来」靓姐向右侧卧着,把左腿叉开,感觉我在下面亲吻着 她的臀部,又把手探下来,抓住我的下巴,让我的头枕着她的右腿,然后把我的 嘴盖到阴户上,放下大腿,使劲的夹了夹我,又「拍」的在我头上打了一下「呜 呜」我一边吮吸着靓姐阴户里的汁水,一边发了两声表示抗议靓姐拉上毛毯盖好 肩膀,然后用手摸着我的头发说到:「这样吧,以后我前面的叫大妹,后面的叫 二妹吧,免得你跟我调皮」
 
  …………
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